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《讓愛回家》北京演唱會 一個歌手名叫李翊君

李翊君是一位躲在光環之後的歌手,也是遠離樂壇名利場的歌手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一曲《萍聚》唱紅大江南北,在有卡拉OK的地方,在需要男女對唱的場合,這首歌幾乎就是首選曲目,但卻很少有人知道,這首《萍聚》其實就是李翊君的成名作,是她還在菁菁校園做一個悻悻學子時演唱的作品。

  李翊君是民謠的李翊君。直到周傑倫和陶?出現前,無論是“滾石”還是“飛碟”,或者如“可登”、“點將”、“藍與白”等等廠牌,乃至以這些廠牌構築的整個臺灣流行音樂的版圖,都屬於民歌時代和民歌時代的一種延續,李翊君同樣也不例外。從《萍聚》到《珍重再見》,早期李翊君的演繹,清新、青澀和清爽,透著青草的味道,又宛如清風撲面。

  李翊君也是翻唱的李翊君。和蔡琴一樣,李翊君有許多的翻唱作品和翻唱專輯,和蔡琴還是一樣,李翊君同樣能以自己獨特的風格,讓翻唱作品有著和原唱截然不同的味道。但是,不像蔡琴留給人們技術流的印象那樣,李翊君的翻唱,更在於那種情緒的獨特,一種氛圍的獨特。無論是《再回首》,還是將羅大佑《愛人同志》改編後的《暗戀》,李翊君總是能賦予作品以一種硬度的棱角,一種帶著苦澀的芬芳味,猶如咖啡與茶,雖然味覺有點苦,但音樂的回味中,卻又帶著甘甜。最好的例子,就是她演繹的《風中的承諾》,這首歌曲在同期的粵語版,正是陳慧嫻名聲在外的那首《千千闕歌》。而聽完李翊君的這首國語版本,那種更具沙礫感的聲線,和觸痛感的情緒渲染,毫無疑問都會讓聽者從此難以忘懷,在之後回憶起“千千闕歌”片斷的同時,並行著關於李翊君的記憶。

  李翊君還是那個名叫“婉君”的李翊君。還是九十年代初,一部名叫《婉君》的瓊瑤電視劇的播出,也使得這部劇集的同名主打曲,傳唱兩岸三地。而之後《環珠格格》的片尾曲《雨蝶》,更是流傳到“令人髮指”的地步,加上《還珠格格2》裏對《雪珂》的演繹,李翊君也被認為是瓊瑤劇在這個時期,最為適合而且優秀的演繹者。不僅僅只是歌曲本身的出色,事實上,李翊君的歌聲之所以能夠唱到人的心坎,還與她獨特的音樂氣質有關。對於這些散發著古典味的作品,李翊君並沒有單純地將它們中國風式的處理,還原出一種教科書式的古典唯美,而是在古典的婉約基調中,融入了許多現代的情緒,從而讓作品有了古典的浪漫和當代的溫度,聽來既淒美又具有親和力和共鳴度。

  李翊君更是臺灣女歌手的一個縮影。在李翊君中期以後的作品中,你既可以聽到早期如鳳飛飛、高勝美那樣的音色處理,也可以聽到同時期葉歡、蔡幸娟、方文琳等歌手民謠味和都市味的結合,同樣還能聽到更晚的許茹芸那種情緒起伏的掌握與控制。

  12月24日,久違的歌壇“婉君”將帶著歌聲“讓愛回家”,介時可以聽聽那個名叫李翊君的歌手的音樂故事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