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村長的誘惑-2

副村長要當村長了。村民們心裏真的不服,但見到他打招呼還是把副字去了,“村長好”。這下副村長可真有點受寵!心想看樣子自己在村民心中還是有村長這個位置的。於是就像當初競選一樣,拿出三萬請村民們吃了一頓。
  
  不料沒幾日,村長調檢出來了,見了副村長比以前熱情多了,又增添幾分敬意和感激,又是擁抱,又是拍胸的,搞得副村長真有點摸不著頭腦。這時副村長心裏那是又痛又燥,痛的是那三萬元請客費,燥的是見了村長如何解釋。可真沒想到,村長今天來不是主持工作的,而像似是來交接工作的。
  
  副村長這幾日心裏特別樂,心情也看漲,時不時還唱幾句。興東區找副村長談了一次話,主要是說對競選下屆村長的看法。
  
  “村長的位子”,可是板上錠釘的事。副村長心喜若狂的等待著上面紅頭文件。沒想到村長不是原村長,也不是自己,而是由興東區書記代理。自己卻被調到辦事處當文秘。副村長心裏那個怨呀!看來“高香不但要燒到高處,還要擺到高處,更重要的是要走好廟門。
  
  四。
  
  二村長。村長夫人在村上自然稱二村長。村長夫人沒多高文化,人長相一般。自從村長當選後,一下子從種地的農夫晉升為多閒職位。如村計生副主任,婦聯副主任等職。在多的職位也是掛著,沒有群眾緣。村民們見了都叫村長家的,或村長婆姨,沒人管叫主任。而村裏那位用黃瓜,番茄貼臉的副村長夫子可受人尊敬的多,在美容店裏人們稱大院長,在村裏人們管叫大姐,總之大姐早,院長好,比村長家的,村長婆姨叫的親切的多。這下二村長心裏可不舒服了,正巧一家大醫院要在村上建一家分院,為了徵用土地建院,就主動給二村長安排到醫院工作。醫生也好,護士也罷,只要二村長願意,工作任她挑。醫生是幹不了的,護士嗎還可試試。進了醫院當護士,除了穿一身白色工作服拿把掃把掃帚外,什麼也不會幹,不過護士長還是對她給予特殊的照顧。安排她對不能行走的病人進行推護,也就是推病人到醫療檢查室作檢查,或到院外曬曬太陽,工作還是算輕鬆。可能是經常接觸偏癱的病人太多,村長夫人一天總會出現幾次打咯現象。專業地說就是抽癇。這抽癇對她本人可沒有什麼大礙,但對病人來講就影響很大,總覺得是病人在護理病人,都不肯或拒絕讓她推護。實在沒辦法,只能到醫院做雜工,醫院的雜工基本是包乾制。這對一個常在地裏幹活的人是不在話下,可二村長覺得還是太丟臉了。人家副村長夫人醫院主動找上門應聘醫院美容分院當院長,可自己連個護工都做不了,想辭工不幹了又捨不得,更不划算,於是就主動找院長要求調換工作,進院前不是說好了嗎?醫院的的工作任她挑。可如今卻今非昔比了,過去是看土地的面子,現醫院建成了。院領導回答很乾脆,連打掃衛生就做不了,只好回家種地了。
  
  二村長那個委曲呀!為了防止熟人看到自己,每天穿著白大掛,帶上口罩上下班。人們見了都很尊敬,個個說;你看人家大醫院就是不一樣,衛生講究到家了,生怕村上的細菌帶到醫院。村長被調檢了,人們的說法也變了,“呸”窮講究,大白天帶口罩,是做了虧心事,怕見不得人吧!
  
  沒過幾日,二村長臉抽癇的曆害了,只好到醫院作按摩和針灸,內似美容護理,這正好趕上村長調檢出來,村民見村長沒事,那奉承話又來了,二村長好福氣呀!又美容又按摩,於是送雞蛋的,送番茄和絲瓜的,來巴結二村長,說此物乃天然綠色護膚品,對二村長美容特有效。二村長只好捂著那抽癇的臉給村民道謝!村民們見吧,更客氣了!都是自家人,自家養的、種的,犯不著那麼感激,還是把口罩帶上,別把剛作好的美容給毀了。
  
  沒過多久,村長真的犯事了,和毀林無關系,說是受賄,就是拿了別人好多銀子,要判刑的。這下可把二村長急瘋了,臉抽癇更曆害,口中帶白沫,是神經錯亂,被送往神經科。這下村民們可興奮了,說二村長從沒見過村長拿回家那麼多銀子,太激動,神經錯亂了,才得了精神病。另一個說,二村長更本沒看過什麼銀子,她那張老粗臉,就不是作美容的料,是亂吃營養品把神經吃壞了,所以才瘋顛了。
  
  五
  
  村長被調檢進去後,起初說什麼也不知道,後來就把林子如何缺水,樹木如何杆枯而死一五一十道出。如重新打深井要花費百萬,只好把那塊荒地開發出來作建設用地分給村民了,自己一塊地也沒得。並主動向檢察機關作了深刻檢查承認自己的錯誤。檢查機關還問,有沒有別的問題,還沒交待清楚,如能及時主動地坦白,視情形可減輕罪責。比如收了別人錢了,村長斬釘截鐵回答:向毛主席保證,收受村民和其他企業的土地承包費都由會計辦理,自己一個子也沒進過,如收取別人一毛錢,願坐一輩子牢。
  
  村子出來了,說是有規定在家待著,不能離開村子!既然毀林沒追究,那還能有什麼事,左想右想仍然疑疑惑惑的,就是琢磨不出自己觸犯那條。見老婆抽癇個臉,頭皮一麻,火就上來了!抽顛個啥!有病去醫院看呀,帶個口罩頂個屁用,能捂一時還能遮一世嗎?老婆子!快去把黃龍公司送的那箱“土燒”拿來,喝二盅。“哦”那件土燒不是被三妹拿走了嘛,說五元一瓶燒酒放在家裏太丟份,就拿走了。村長臉板得一點縫也沒有,你那妹子,真是見啥都愛,那件土燒當時送給我時,人家老總親自上門送給我的,還千叮萬囑說:此酒不是一般的燒酒,看似普通,價值不斐,要好好珍藏。那是那位老總胡羅羅,我妹子當時打開箱子看了,就是本地出的幾元一瓶土燒。真的是小商店擺的5元一瓶土燒嗎?村長表面像是沒事是的,心裏卻毛躁的很。
  
  記的前段時間黃龍公司說要把村裏那邊山地綠化了,並主地提出捐贈100萬元新建本村小學。這是好事呀,綠化荒山政府是支持的,在說人家白白送村上100萬,就爽快答應了。人家為了感謝,由老總親自出馬,送了件土燒,沒想到正巧他三姨妹在場,小姨子聽出此酒裏的道道,七八百畝荒山綠化,就享有200多畝建設用地,不可能一件燒酒就打發了,所以稱此酒太次,放在姐夫家丟份,就拿回自已家去了!
  
  當時三姨妹拎著那件土燒往回走時,兩腿有點發飄,村民們說:你看當村長就是不一樣,連小姨子走路像似駕雲。
  
  小姨子像駕雲似的把土燒拎回家,這一拎可把姐夫拎進雲了,整整二十萬現金呀!
  
  村長在家待著悶,就在村子上轉了一圈。村民見了村長,都惦記外嫁女那塊地,都上前詢問,那外嫁女那塊地還有沒有普,村長說:讓當然有普!土地是村民的命根子,我一村村長怎麼也不能讓外人來攪根。此時村民們都高呼,為村長乾杯,我們為村長出來慶賀!全體村民堅決支持村長繼續連任,此時村長悲喜交集。
  
  不久村長因受賄進去了!三窪村的新一屆選舉工作開始了,村上每個隊都掛起了橫幅,選好一屆,受益三年,選好一人,受益全村。除了辦雞場的老王,收了一輩破爛的李拐子,還有屠宰牛羊的老馬湧躍推薦選舉外,就沒人主動推舉候選!
  
  三窪村村民不知怎麼了,今年選舉村長太難了!原因很簡單,在沒有土地可分了!
返回列表